天心阁网站长QQ:51112717.本站广告位出售中,另外本网站也可以整体转让.
当前位置:天心阁 > 行业资讯 > 正文

“小叔子,我老公20多万股金呢”“算账可以,欠

05-21 行业资讯

“小叔子,我老公20多万股金呢”“算账可以,欠的九万五还掉”

本期情感调解的主题是老公过世后的遗产纠纷

夫妻俩是再婚夫妻,结婚四十多年了,但是夫妻俩的经济一直是分开的,家庭支出一直都是AA制,丈夫没有自己的子女,妻子有个儿子,但天有不测风云,七年前,丈夫诊出了癌症。

面对巨额的医药费,没人愿意承担,通过一场调解,继子明确表示自己没有能力承担医药费,经过商议,丈夫的医药费由丈夫弟弟承担,在第二场调解中,丈夫拍板决定:“我弟弟照顾我,等我过世后一切遗产由我弟弟继承。”

如今丈夫已经故去,可妻子却发现丈夫在过世前的几个月签了转让协议,有20多万的股金,关于这笔钱,妻子认为这是夫妻共同财产,她理应有份。

妻子对丈夫弟弟说:“小叔子,我老公20多万股金呢”,小叔子表示:“算账可以,欠的九万五还掉”!那么妻子到底能不能要到一些补偿呢?

情感调解

妻子将转让协议交给调解员查看,并告诉调解员:“我老公在世时卖掉的,这20多万的股金,都被他弟弟拿去了,我和他夫妻多年,这应该是夫妻共同财产,我应该有份。”

“还有两万九的丧葬费,这笔钱应该归谁?”

妻子的姐姐说:“这20多万按道理我妹妹应该有,他们是夫妻,现在我妹妹一分钱没拿到,她小叔子还说让我妹妹还钱”。

通过交流,调解员了解到,妻子和小叔子手中各有一份九万五的欠条,妻子也承认有这份欠条的存在,这笔钱也是用于给丈夫看病的。

妻子的姐姐愤愤不平道:“我妹夫去世的前一天,我妹妹收到了法院电话,让他们离婚,我妹妹的小叔子想的倒是好,想他们离婚了,我妹妹就分不到我妹夫遗产了。”

关于这一层,调解员解释道:“你作为姐姐,可能没参加前两次的调解,前两次调解中,是继子主动提出自己没能力承担继父的医药费,综合考虑后,由弟弟接走继父,承担后续责任,当时调解现场继父也说了,如果有遗产,都归弟弟。”

“至于离婚,离不离婚,跟财产没有关系,两万九的丧葬费,或者说抚恤金,这笔钱在刨除墓地、骨灰盒等费用后,应当归妻子所有,20多万的股金,应当去除九万五,剩下的由嫂子和小叔子平分,我觉得也是合理的。”

基于以上,调解员联系了小叔子,电话里,小叔子的儿子表示他一切知情,由他阐述,对于这20多万的股金,小叔子一家表示:“算账可以,欠的九万五还掉!”

调解员问小叔子的儿子是否知道法院让大伯和大伯娘离婚一事?小叔子的儿子说:“我知道啊,我大伯想离婚,我大伯一个癌症病人,我大伯娘给他买馒头吃,我大伯要吃水果,还要自己出钱,我大伯娘没在我大伯身上花一分钱!”

“她说的20多万,我们一分钱没见到,要是我大伯有钱,还需要我们替他交医药费吗?倒是她,还欠我们九万五,要算账就先还钱。”

挂了电话,调解员建议妻子:“首先有没有这20多万,大家心知肚明,我建议你呢,不要再去问你小叔子要钱了,你小叔子应该也不会找你打官司要你还这九万五,你给你老伴吃馒头,我相信也是因为你太节约,其实没必要把钱都省下来买保健品,多吃点水果,对身体好。”

最终,妻子这一方接受了调解员的建议。

情感点评

丈夫是由小叔子一家照顾走完最后一程的,医药费也主要是小叔子在承担,在前两次调解中,丈夫也提出过自己过世后,所有遗产归弟弟继承,虽然只是口头承诺,但是这也代表了丈夫的态度。

现在丈夫已经过世了,小叔子一家也尽到了应有的照顾义务,从电话中侄子的语气来看,其实侄子对这个大伯娘是很不满的,毕竟大伯生病后,大伯娘和继子撇清了照顾义务,这事搁在任何人身上,都会感到不厚道,不舒服。

尤其是现在大伯过世,大伯娘开始谈论大伯的遗产,我相信但凡大伯在世的时候,大伯娘出过钱,或者对大伯的照顾比较周到,那么小叔子一家也不会说一分钱都不分给大伯娘。

夫妻俩再婚,AA制婚姻过了四十多年,我认为夫妻俩其实都还是互相防着的,没有头婚夫妻那么信任,但我也相信四十多年的感情,不是说人没了就不在了,妻子对丈夫应该也是有感情的,我们说谈钱伤感情,但有时候,不谈钱也会伤感情。

就我而言,我认为妻子没有资格,也没有脸面再去找小叔子讨要丈夫的遗产,是你们自己因为家庭情况放弃了承担照顾丈夫的责任,既然人被小叔子一家接了去,那么丈夫就算留下了钱,也该归小叔子所有。

(图片来源网络,如有侵权,请找作者删除)

——本文完

——关注我,温暖相伴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天心阁 原创,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s://www.tianxinge.com/news/597.html